隐私的丧失:为什么我们必须为去中心化的未来而斗争

作为早期的区块链采用者,我们必须将去中心化带给大众,并与它的天敌——科技巨头们进行斗争。

如果你对加密货币或区块链感兴趣,我可能不必详细说明去中心化的好处。你们是这项技术的第一代用户,这项技术将越来越多地定义互联网的未来,你们将坐在Web3全球首演的前排。

互联网的使用和控制一直都像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极度中心化。早期,在美国国防部的指导下,互联网不需要依赖一台核心计算机。如果恐怖袭击或导弹袭击摧毁了主节点,该怎么办?各个网络部件必须在不依赖单一计算机的情况下进行通信,以减少脆弱的漏洞。

后来,促进了所有互联网协议的发展的民间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不断地努力防止私营公司或特定国家控制网络。

如今,中心化的应用节点由地球上最富有的组织控制和操作,收集和存储数十亿人的数据。私人公司控制着应用程序的用户体验,可以激励和操纵用户行为。从可靠性的角度来看,当中心节点崩溃时,数十亿人将失去主要的通信手段——如最近在2021年10月与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发生的事件。

我们还看到,当金钱向科技巨头们招手时,他们很少将我们的隐私放在眼里:他们以工业规模收集和出售我们的数据。10多年来,马克•扎克伯格一直把人当作广告商的产品,如今他亦厚颜无耻地利用了元宇宙。与此同时,谷歌和苹果,继续他们不懈的使命,进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即便是在奉行西方自由和个人权利理念的硅谷,科技帝国也很少选择原则性立场,而是选择一个巨大的、利润丰厚的市场。当莫斯科或伊斯坦布尔等中央集权机构要求审查和控制时,它们通常都能如愿以偿。从根本上说,我们不能把我们生活最深处的细节托付给科技巨头;对互联网的中心化控制正在破坏或阻碍各地的民主。

夺回我们的力量

我们不应感到惊讶的是,科技巨头已经成为去中心化的天敌:中心化是那些掌权者的自然本能。在互联网和区块链出现之前,中心化通常意味着方便和简单。在中世纪,分布式的封君封臣制意味着君主制缺乏控制,金钱通过腐败的裂缝渗透。

随着时间和距离在互联网时代不再成为问题,科技巨头朝着中心化的方向发展并不令人惊讶。我们会对引人注意的算法的可怕结果感到震惊吗?例如,企图种族灭绝或基于用户数据的心理测量分析的政治操纵?中心化会带来后果。

分布式账本技术提供了一个实用的替代方案。区块链上的社交媒体、消息传递、流式传输、搜索和数据共享可以更公平、更透明、更易于访问、更去中心化化。相反,这并不意味着数据必须减少私密性。

在我和我的团队在1月份推出的XX Messenger的案例中,XX Network节点在全球范围内处理匿名消息,分解收件人和时间戳的元数据。有了XX,就有了隐私和去中心化。此后,这种通信和信息共享的新模式使民主得以大大扩展和重塑。

历史上有这样的时刻,两个独立的事件结合在一起,会揭示出一个更大的真相。2008年,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在大衰退后崩溃,这似乎是中心化金融机构的死亡之声,尽管它会预示着痛苦的经济衰退。然后,一个多月后,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发表了比特币(BTC)白皮书,这是现代点对点货币的革命性蓝图。这两个重大事件之间有一个重要的联系,但是“比特币”、“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这些词汇吸引了那些误解中心化问题的人的注意力。

2008年秋天,我们有机会开始讲述一个故事:这取决于我们——密码学家、隐私爱好者、交易员、开发者、活动家和新的热衷者——来传递去中心化和民主的火炬。如果曾经有过一个值得讲述的故事,从头到尾,就是这个故事。

跟我一起讲述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5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