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链交互」的Particle Network,能否成为Web2开发者进入Web3的起点?

越来越多的Web2从业者在加速向Web3迁徙,已经形成了不可阻挡的势能,不过真正的Web3还远没有到来。

Web2开发者进入Web3的起点是「与链交互」,但现阶段却要逗留在这里重复造轮子。

因此Web3需要成熟的开发平台来让开发者聚焦业务和前沿技术的探索,「解决生产力,回归创造力」,Particle Network正是这样的开发平台。

 1. 能否先介绍下Particle Network团队的背景经验?

我们团队是Web2的游戏开发者,既有移动游戏平台业务,也有移动游戏业务。

我们做过印度地区用户规模最大的社交游戏平台,用户量一度超过了印度地区的Twitter。另外我们也自研自发了十来款欧美排行榜Top10的移动端游戏,有弱联网的,也有强联网的游戏类型,并且都是由我们自己运营。

我们的游戏业务先后累计有2亿多用户,最高的单产品日活接近一千万。

所以我们对于整个游戏的业务都有比较深入的理解,能够理解游戏开发者的开发诉求以及实际的业务诉求。

 2. 团队是什么时候决定去做Particle Network?当时是基于哪些判断而做出的决策?

我们去年第三季度开始在Solana开发一些Web3的原生移动游戏,然后在这个开发过程中决定要去做一个开发平台,主要是基于两方面原因。

首先是我们在开发过程中感受到了现在的基础设施对开发者而言非常不友好,目前提供的基础设施还是偏资源侧,相当于只是帮你解决了架服务器,但是在这个新的领域如何写代码或者说怎么把功能做出来,然后还能确保服务有个很好的可靠性,目前还没有人解决得特别好。

所以我们作为开发团队会觉得这个开发环境太粗糙了。通过我们对开发团队的大量访谈发现事实上这不是我们团队的个性化诉求,大量的开发团队都面临同样的挑战。

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对Web2的Firebase非常熟悉,我们之前开发的移动游戏的挺多功能板块基本都是用Firebase去实现的,包括上线后的数据分析也是用Firebase去做的,而在Web3里却没有这种类型的开发平台,所以大家就会重复去造非常多的轮子。

我们非常认可Web2的Firebase的功能场景,也觉得类似定位的产品在Web3的价值会非常高,所以我们就很确定地要做一个Web3的移动端开发与数据平台。

 3. 具体而言,Particle Network可以解决dApps开发的哪些痛点?

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开发者与链」交互的框架,比如用户身份系统、钱包服务、NFT相关功能,加强型Node服务等。也就是说,无论是弱联网还是强联网的游戏/dApp,都可以在Particle Network上简单搞定跟链交互的这部分开发,那他们就可以专注于业务本身。

例如用户身份系统,我们提供Web2+Web3融合登录的解决方案,因为Web3行业的后续发展一定需要大量Web3新用户进入,但是目前的助记词/私钥的登录方案对于大量没有使用过Web3服务的用户太不友好了。因此我们的方案是在不牺牲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程度的基础上能够让Web2用户以熟悉的电话、邮件、Facebook等登录方式登录到一个Dapp里面。

这里面的挑战本质上是如何进行私钥生产,部署与管理的问题,我们使用的MPC(多方计算)方案能够确保用户对链上资产的完全控制权。当然用户要选择以Metamask等Web3方式登录我们也是支持的。

基本上Particle Network能够节省开发者90%与链相关的开发时间,差不多两周就能搞定大多数与链相关的功能,如果是追求多链的话节省的时间更多,不需要开发者每个链去自己死磕四五个月。

因此从结果上来说,Particle Network提高了开发效率和业务可靠性。

当然Web2开发者可能暂时对业务可靠性还没有太强的感知,因为在Web2往往是有了500万日活才会考虑业务可靠性,而Web3提供的服务一定是让用户跟资产打交道,如果在这一点上出现安全隐患,后面的业务就有可能完全跑不起来。所以Web3业务一定要在一开始就非常关注可靠性。

 4. 作为Web3数据和开发平台的Particle Network,目标客户都有哪些群体?

Particle Network核心服务的开发者是「有业务履约能力但即将转向Web3」的Web2开发者。基本上就是在Web2有开发并上线过产品,然后我们帮助他们尽快上线Web3服务,不管是Web端还是移动端。

具体来说,我们将现有的客户划分成六类典型应用场景——元宇宙、Gamefi、X to Earn、DAO、钱包/支付、移动DeFi,我们在每个类型都会重点服务一些标杆客户。

现阶段整体更侧重于游戏以及泛游戏项目的开发者,这部分客户主要是通过投资人和关键媒体及之前合作的上下游机构转介绍。

 5. Particle Network提供认证服务、钱包服务、节点服务、NFT相关的解决方案以及分析服务,它们之间的逻辑是什么?

它们既是独立的模块,同时也可以互相协作。

我们不会把开发者强行绑定在Particle生态里,而是让开发者根据产品的实际应用场景来单独调用各个板块,这样会更高效。

 6. 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的市场正在下行,对团队而言时常会比较遇冷,那么Particle Network团队是如何判断市场以及规划的?

在crypto领域,二级市场的交易情绪很容易影响到一级市场的基金,进而影响到从业者的情绪。

目前确实由于币价的不景气让基金出手更加谨慎,但总体来说势能依然很强,无论新基金的募资及投资动态,还是做业务的人从Web2涌入Web3的趋势,都没有明显下滑的迹象。所以整个行业依然充满朝气,只不过没有那么狂热。

如果行业完全死气沉沉,那么新的开发者就不会入场,也看不到新产品的涌现,但如果过于狂热的话,可能无法做出高质量的决策,其实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事情,所以我们会觉得现在的状态刚刚好。

 7. Particle Network目前支持Solana以及主流EVM链,未来也会支持更多生态,那么从项目方的角度,如何来评价这些生态的优劣?

每个公链都有很明确的长板,而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提供更多的选择,然后把选择权交给开发者,所以我们会尽可能地去支持更多的有市场热度、技术热度和开发者热度的公链。

 8. 根据Particle Network的路线图,现阶段的进展是否符合预期?最近一段时间会聚焦哪些领域?

我们产品迭代目标定的比较激进,但最终进展在我们的规划之内。现阶段的工作重心是在刚提到的六类典型的Web3应用场景中双向选择1-2个标杆客户,然后帮他们把终端产品快速落地,同时通过与客户的高频率沟通反哺我们内部产研,把产品打磨得更好。

总的来说,现在更多的还是从1到10的积累客户的状态。第1批客户的产品很快就能够在市场上见到。

 9. Particle Network未来的经济模型是如何运作的?

Particle Network初版的经济模型还需要一两个季度才能确定,但目前的大致规划可以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的token设计更加偏向于治理型,包含了支付、Staking和治理3个场景。

第二阶段会把部分服务完全去中心化放在链上,token就有了原生代币的功能,协调不同角色之间的效率和收益。

第三阶段希望开发者之间也能协作,比如给token增加一些DID这样的应用场景。

Particle Network现阶段的收入还是标准的类SaaS收入,即根据客户上线后的用户规模形成阶梯性的月度订阅费来收取,但在开发阶段以及上线后终端用户规模很小的阶段都是免费的。

我们没有一上来就发币,然后去用平台收入来回购token以维持币价,因为这种方式是在强行创造买盘,其实性价比很低,也很不Web3。我们的思考逻辑是如何能够以token的方式去重塑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10. 你觉得Web3游戏或者说整个Web3产业什么时候会真正起来,三年?五年?还是说更久远?

其实我会觉得时间会更短。

Web3游戏需要解决3个问题——开发、数据驱动和商业模式。 开发和数据驱动就是Particle Network所要解决的。

开发问题是游戏开发团队能够聚焦在游戏内容本身,不用太多的受到链部分开发的掣制,高效地开发出游戏产品,Particle Network能够解决。

数据驱动问题是游戏开发团队其实是熟悉用数据驱动去精细化运营游戏业务,只是现阶段Web3的数据基础设施很欠缺,Particle Network正在解决。

商业模式问题虽然大家讨论得不是那么多,但其实是目前Web3游戏领域很大的一个问题。X to Earn对于成熟项目方是一个不错的商业模式,但是门槛很高,因为现在的X to Earn这种挣钱逻辑需要非常强的用户运营能力,很多游戏团队更多的是产品驱动。

但只要开发和数据驱动的问题得以解决,那么开发者的生产力就会解放,从而在供给侧有足够的试错空间去解决商业模式的问题。所以我们会比你预估得更乐观一些。

只要上述三个问题得以解决,Web3游戏市场能很快比Web2游戏高出一个量级。

因为Web2游戏的挣钱逻辑是free to play加上内购,本质上是一个单向卖货型的商业模式,但Web3游戏的商业逻辑正在转变成游戏项目方从用户间的NFT道具交易抽成,本质上是抽税的逻辑。

交易型的商业模式的天花板一定远比单向卖货型的商业模式的天花板更高。

 11. 最后,Particle Network未来的机遇与挑战可能是什么?

我们看到最大的机会是大量Web2的开发者在向Web3迁徙,并且已经形成了不可逆的势能,而且增速还在提升。Particle Network的机遇在于「解决生产力,回归创造力」,让开发者聚焦业务和前沿技术的探索,在此基础上我们有机会参与重塑开发者的生产关系。

挑战在于我们需要不断洞察开发者的真实需求,并且在开发者当下以及未来可能的需求之间做平衡,以及在通用需求和客制化需求之间找到一个最优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