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 歌与顾沉:死在这一刻(1 / 2)

第1174章歌与顾沉:死在这一刻

“小鸽子!”

封筱筱想要拉住她,抬手却扑了空,翁千歌已经冲了过去。

那几个人就站在靠门的位置,也没想到这里面会有人,看到翁千歌都是猛然一愣,瞬间,都尴尬的不说话了。

“呵。”

翁千歌冷笑,眼神刀子一样扫过她们每一个人。

“说啊,接着说。”

当然,没人开口。

“怎么不说了?”

翁千歌勾唇,扫视着她们,“刚才不是很能说?这会儿都哑巴了?就只敢在背后偷偷摸摸的,也就这点能耐!”

“……”

终于,那些人忍不住了。

“翁千歌,你厉害什么?我们说的,哪个字不对?”

“对?”

翁千歌冷笑,视线落在C女身上。

“说鸭子是你吧?”

C女一愣,是她没错。

虽然关系说不上太好,但同在海城,年纪又差不多,都是熟识,听声音还是能辨认的。

刚才那句说顾沉是鸭子的话,就是她说的。

“怎么了?”

C女不甘示弱,抱着胳膊,“是我说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哦,不能怎么样。”

翁千歌默默攥紧手心,笑的森冷,“我就是想见识一下,马桶长在脸上的人,长什么样。”

“你……”

C女一怔,恼羞成怒。

“翁千歌!你说什么?”

“没听清?”翁千歌挑眉,“看来,你不止是嘴巴脏的像马桶,耳朵还聋了啊……”

“翁千歌!”

不等翁千歌说完,C女突然撞向了翁千歌。

“干什么?”

翁千歌早有准备,迅速往后一退,同时抬手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我要撕烂你的嘴!让你胡说八道!”

“哈哈。”

翁千歌大笑,眼波流转。

“我胡说八道?要说撕烂嘴,那也是我撕烂你!”

场面混乱,封筱筱还没出手,刚才那几个嘴碎的女人就涌了上来。

“别这样,都是朋友,不必要闹的这样难看!”

她们有背地里议论的本事,可面对翁千歌却又不好撕破脸,更何况,还有个封筱筱。

“是啊。千歌,她也不是有什么恶意,不是替你觉得不值……”

“闭嘴!”

翁千歌一记眼刀剜过去。

“今天的事,我一定会告诉顾沉,顾沉的手段,你们的家长想必都是见识过的,你们没亲眼见识过,也该听过,或者回去问问家里大人!”

“谁在帮她说话,那行,名字我会一并告诉顾沉。”

瞬时,安静了。

拉住C女的手,也都纷纷松开。

C女慌了,“你……你们……”

说到底,利益至上。全都是一群纸老虎罢了。背后议论伤害不到人的根本,却让人恶心。

“还不走?”

封筱筱站上前两步,配合着翁千歌。

“还是说,等我记一下名字,让我也跟聂先生报备一下?”

“不,不……”

“说笑了,我们这就走。”

“走!快走啊!”

一时间,一哄而散。

翁千歌疲惫的闭了闭眼,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着实气的不轻。

封筱筱想要劝她两句,但突然顿住了。

顾沉就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正看着她们这个方向。

他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刚才的戏,他看到了吗?

封筱筱朝顾沉点点头,默然走开。

“……”翁千歌疑惑,“你去哪儿啊?”

封筱筱微微一笑,指了指顾沉的方向。

翁千歌一怔,蓦然转身,还没看清,眼前阴影落下来将她罩住。

顾沉把人抱进怀里,稳而有力。

鼻息里,全是熟悉的味道。曾经同床共枕,有过无数次世上最近的距离,对他的味道熟悉的,如同自己。

“……”翁千歌双手垂在身侧,抬了抬,又放下了。

“千歌。”

许久,顾沉才开口,声音有点闷。

“你护着我。”

瞬间,翁千歌脸颊发烫——他都听见了!

“呃。”翁千歌不安的眨着眼,说话也不太利索。

“那个啊……哈哈,那是她们嘴巴太欠了。一个个还都是名媛千金,和市井泼妇有什么区别?”

“嗯。”顾沉低头,看着她,“还有呢?”

还有?

翁千歌咽了咽口水,糟了,顾沉这眼神,跟沼泽地一样。这要是陷进去,就出不来了。

“是她们胡说,翁家要是没有你,也没有现在的擎天,你不要听她们瞎说。”

“真的?”

顾沉扬唇,双手上移,托着她的下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